哲学系
首页|本系简介|研究机构|新闻报道|招生信息|人才培养|科研学术|教师风采|学生天地|系友之家|博士后流动站|人才招聘
南强哲学论坛第131期 《启蒙的悖论及其解决》报导
作者:王云卉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18

南强哲学论坛第131期《启蒙的悖论及其解决》报导

2019年4月16日上午10:00--12:00,南强哲学论坛系列活动在人文学院南光一号楼320会议室举行。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长聘教授,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副会长,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理事——夏莹教授带来了一场题为《启蒙的悖论及其解决》的讲座。该讲座由厦门大学哲学系曹剑波教授主持,唐瑭老师等人参加了此次讲座。

首先,夏老师以“上帝之死”作为讲座的开篇,提出“当用理性的天平去称量上帝的存在时,上帝已死”。“上帝死于唯名论对共相的拒斥;上帝死于基督的诞生;上帝死于的理性证明既‘我存在:故一种必然而永恒的存在存在’(伏尔泰);上帝死于非理性的‘信仰’既赌上帝存在(帕斯卡尔)”。接着,夏老师指出上帝之死带来了两个无法回避的思想后果,这种后果直接促使了启蒙精神的诞生:“第一,认知确定性失去其超验性的保障,从而形成了一个形而上学层面上的理论空场——我们失去了真理观中所特有的确定性的保障;第二,人作为世界以及人类社会自身的确定性的可能性保障正在拓展其普适性范围——思想界开始尝试以有限的人的主体性原则来重新确立这种确定性,并且将这种有限的人规定为一种理性之人”。此外,夏老师还针对关于启蒙精神的动态属性进行论述“有限个体的理性不是一种静态旁观的理性(非全知全能),而是一种动态实践的理性”、“康德之启蒙的动态性表现作为一种效用的理性——范畴是一种效用”。

其次,夏老师提出启蒙精神的悖论,并对费希特、黑格尔的启蒙悖论思想进行了介绍“费希特的思想特征即启蒙理性的动态化——本原行动;其启蒙理性的悖论表现为‘自我设定非我,自我设定自我与非我的统一’;自我自身的悖论——外在的恶的无限”,“黑格尔的启蒙理性的悖论主要为:批判超验性,反神学——将理性自身转变为上帝,新的神学”。

如何在保持启蒙的动态性的基础上,同时不陷入到启蒙的自我悖论当中呢?就这一问题,夏老师提出了康德和福柯(Michel Foucault)的解决之道。“康德的解决方法是:一方面,勇敢运用你的理性既动态性;另一方面:要在一定限度内运用你的理性既避免理性的膨胀。但康德的问题在于‘在界限内的理性运用既防止了启蒙的僭越,却使启蒙理性便成为静态的旁观’”。关于福柯,夏老师继续说道“一方面,福柯将康德对于启蒙的理解解读为一种‘界限态度’,另一方面他又‘把以必然性界限形式展开的批判,转化为以某种可能性逾越(franchissement)形式出现的实践批判’,保持了启蒙理性的动态性(实践性)”。最后,夏老师又提出了“马克思在何种意义上是启蒙之子”、“马克思的‘界限意识’及其越界”、“马克思的解放逻辑”三个问题,并指出“马克思的界限意识既现实的个人——有限理性的人;其可能性越界既批判;异化批判既对私有财产的人道主义批判;思辨批判即将从思辨逻辑中拯救出现实的个人;政治经济学批判即现实的个人突破界限的可能性条件”。

讲座的最后是提问环节,夏老师悉心回答了老师和同学们的问题,讲座圆满结束。

供稿人:王云卉

文章录入:wb    责任编辑:wb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哲学系 || 管理登录 |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哲学系 邮编:361005 电话/传真:0592-2182403

    Copyright 2008 T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