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系
首页|本系简介|研究机构|新闻报道|招生信息|人才培养|科研学术|教师风采|学生天地|系友之家|中国知识论网|博士后流动站
知识论与实验哲学研究”学术沙龙第八十三期报导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5/13

                “理解”论的建构:从对象、性质到方法

  

201851310:10-11:30厦门大学知识论与认知科学研究中心主办的知识论与实验哲学研究学术沙龙第八十三期在人文学院320会议室举行。上海交通大学哲学系陈嘉明教授带来了一场主题为“‘理解’论的建构:从对象、性质到方法”的学术讲座。该讲座由厦门大学哲学系曹剑波老师主持,朱菁老师、朱人求老师、郑伟平老师参加了此次讲座。

陈教授首先指出理论的建构首先要确定自己的研究对象,介绍了学界对“理解”概念的已有的界定,认为它们把“理解”局限传统知识论中命题知识的框架之内,而不涉及对人的行为和心理因的理解,缩小了认识的范围。专门意义上的“理解”应是对“心理因”和“目的因”的理解。

其次,陈教授区分了“理解”与“知道”。“知道”把握的是事实,“理解”把握的是理由。“理解”是透明的,而认识不必是透明的;理解的透明性是建立在“理由”或根据的基础上,“理由”已经属于心灵反思的阶段,因此理解者对于自己的这一心灵状态是清楚的,透明的。理解是内在的,而认识不必是内在的。“理解”本身是通过反思得来,是内在与心灵的。

此外,陈教授进一步指出“理解”的解释是一种从个别到个别的解释。心理因果性需要一种特殊性的理解及其相应的“解释”,表现为对特定理由的辨别和选择。个别性的判断力主要是对个别性理由进行选择、判定的能力。

    讲座尾声处,陈教授提出“最佳解释的推论”为“理解”的方法,即基于事实的集合推导出最合适的解释的过程。在无法还原为事实的情况下,特别涉及到隐秘的主观动机之类情况,我们应当根据“自治性”和“可信性”的合理性的标准选择理由。

接下来是提问环节。陈教授全面深入解答了同学们提出的KK原则问题、理解与认识区别、理由与原因关系、个别到个别解释是否要求普遍性问题,并解释了近十多年“理解”成为知识论研究话题的原因,赢得同学们的阵阵掌声。最后,曹剑波老师对讲座进行了扼要总结,讲座圆满结束。

  

  



文章录入:    责任编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厦门大学哲学系 || 管理登录 |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哲学系 邮编:361005 电话/传真:0592-2182403

    Copyright 2008 T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